一个假目下午,卓明本想找文龙去玩,而文龙有事外出,已经离开了住处,空跑
  一次。卓明就一个人到戏院看场电影,这电影狠多人要看,买票狠不容易,排队排了好
  久,总算买到了票。
  进场后找到了位置。卓明向四周看看,虽然坐满的人,却没一个是他认识的。在自
  己的座位旁,还空了个位置。
  卓明心想,这部电影一定不错,才会有这麼多人看。
  这时,一位小姐向空位子走来,卓明马上让一边,但这裡位子的间隔比较小,这位
  小姐还是和他挤得狠紧,才走过来。
  那女郎不好意思地说道:「对不起,先生, 到你了!」
  卓明笑着说道:「没关係的,人太多了就会这样。」
  那女郎道:「是嘛,听说这片子狠好。」
  卓明道:「票也难买。」
  那女郎道:「先生是一各人来?」
  卓明道:「本来约了一个朋友,但是他临时有事不能来。」
  女郎道:「一个人看电影,有时也狠无聊。」
  卓明道:「小姐的男朋友,怎麼没陪你来?」
  女郎笑道:「如果有男朋友,也不会一个人排队买票。」
  这句话已明白的告诉卓明,自己还没男朋友。
  卓明笑道:「狠可惜,刚才我在门口,没有遇见小,如果遇见了,我一定会给你排
  队买票的。」
  女郎笑道:「就是遇见了,你也不认识我呀!」
  卓明道:「现在不是认识了?」
  女郎笑道:「你这人说话挺风趣的。」
  卓明就趁机会问道:「我想请教小姐贵姓?」
  女郎道:「我姓袁,你呢?」
  卓明道:「我姓卓,名叫明。」
  女郎笑道:「我也没间你名字呀。」
  卓明道:「这是我的习惯,别人问我的姓,我就连名字一起说出来,我认為这样比
  较直爽一些。」
  女郎笑道:「你这样说,我也告诉你好了,我叫袁倩文。」
  卓明道:「好漂亮的名字。」
  倩文道:「算了吧,别开我的阮笑了!」
  经过一阵交谈,两人谈得狠投机。一场电影看完,彼此好像熟悉了狠多。
  散场之后,卓明道:「倩文小姐,不知是否肯赏光,我请你喝杯咖啡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不太好吧,跟你才认识,就要你破费。」
  卓明道:「没关係,你肯赏光是我的荣幸。」
  倩文道:「那走吧,去那一家?」
  卓明狠高兴的带着她走进一家咖啡馆。叫来饮料,两人閒谈着。刚才在戏院裡,因
  為灯光较暗,没看清她。现在看得狠清楚了。她约在二十岁左右,身材十分健美,圆圆
  的脸上掛着微笑,穿了件衬衫,一条长裤,朴素大力。讲起话来,给人甜甜的感觉。
  倩文道:「卓先生,看你体格健壮,大概狠喜爱运\动吧!」
  卓明道:「喜欢爬山,所以变得黑黑的。」
  倩文道:「难怪呢,今天会来看有关山的片子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麼你也是一位登山女英雄了?」
  倩文道:「那裡,以前常爬山,近来没伴不爬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想不到今天遇到一位同好,以后有机会我愿為你服务。」
  倩文道:「陪我们女人爬山,可是件烦事哩!」
  卓明道:「那有什麼关係,走不动我会扶你走。」
  倩文道:「算了吧,你别把我看的那麼没用。」
  卓明道:「你的同伴,怎麼不跟你一块去了?」
  倩文道:「她结婚了,有了丈夫还爬什麼山。」
  卓明道:「你不爬山大概也快结婚了?」
  倩文道:「我是有名的「野女郎」,谁还敢要。」
  卓明笑嘻嘻的指着自己道:「这个人敢要。」
  倩文脸红红的道:「你怎麼这样说,下次不跟你一块玩了。」
  卓明忙道:「对不起,下次不说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跟人家讲话就开阮笑,我要走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不讲了,等会我送你回去。」
  卓明说完,就色迷迷的看着她。袁倩文被看得低下了头。在咖啡室裡,坐到天已经
  黑了。倩文也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  卓明便道:「肚子饿了吧?去吃饭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跟你谈得狠投机,忘了时间,真有点饿了。」
  在饭馆裡,卓明献上无数的慇勤,两杯酒喝下去,情文便有点不支了,脸红红的,
  心跳得狠厉害。
  吃完了,两人在路上走着。倩文道:「真不该喝酒,弄得脸红红的怎麼回去?」
  卓明道:「那等一会再回去吧!」
  倩文道:「就这样逛马路吗?」
  卓明道:「是不是找个地力,你先睡一下?」
  倩文道:「才不要呢,你尽想一些坏主意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怎麼办?」
  倩文道:「前面就是一个小公园,到裡面坐一会再走吧!」
  来到公园俚,夜色更深了,暗暗的灯光,照在一对对的情侣身上,都显出亲热的拥
  抱和热吻。看在俩人眼裡,心裡也跟着跳跃。坐在石椅上,倩文紧依着他。卓明慢慢抱
  住了她。
  倩文道:「别这样嘛?」
  卓明道:「可爱的小姐,给我一个吻好吗?」
  袁倩文道:「才不要,吻了一下就有无数个。」
  卓明看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,胆子就比较大一点了。伸出双手,就把情文抱住了。
  倩文推拒两下,也就不动了。卓明就吻了过来,倩文把脸转向一边,不让他吻。但经不
  起卓明的数次索吻,袁倩文就把嘴张开了。卓明吮吸看舌尖,热吻着嘴唇。吻过了无数
  次,倩文就自动和他接吻了。一种无言的热吻,再加上卓明的抚摸,倩文已变成一个软
  绵绵的人了。浑身上下,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
  卓明伸手,就摸到她的胸部裡面去。
  倩文道:「不要嘛!会痛的,要轻一点哦!」
  卓明道:「我知道,我会小心的。」
  一对圆润的乳房,已经被卓明摸住了。倩文把眼睛闭上了!口中喘看长气。卓明的
  手指,轻捏着她的乳头。倩文全身麻麻的,整个的身体都倒在卓明的怀裡。
  卓明道:「倩文,这样你舒服吗?」
  倩文没答话,祗是「啊」了一声。
  卓明道:「拿出来让我吻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这怎麼可以呢?羞死了!」
  卓明道:「那麼到我的住处去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不要,跟你去会胡来!」
  卓明道:「保证不胡来,一切尊重你。」
  卓明一面说,一面抚摸着,尽量的挑逗她。倩文被挑逗得浑身难过,脸飞红,嘴唇
  乾,祗好也抱住卓明,用一支手,有意无意的 到卓明的下面、卓明被 得那宝贝有些
  反应了,把裤子顶得好高。
  倩文看得吞了吞口水,并隔着裤子捏道:「这是什麼?翘得这麼高!」
  卓明道:「我掏出来给你看看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在这裡怎麼可以,你是故意整我丢人!」
  卓明道:「為什麼会丢人?」
  情文道:「这是公共场所,又不是房间,叫人看了多丢人!」
  卓明抱紧她道:「找个住处去吧!」
  倩文道:「去了準会被你弄死。」
  卓明道:「不会嘛,好才要,不好你可以不要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就那麼有信心。」
  卓明道:「我有信心,你不信又有什麼办法?」
  这时卓明也不管倩文愿不愿意!拉着她的手就走出了公园。
  倩文道:「去哪裡呀?把我拖得要倒下去了。」
  卓明出了公园的大门,就站在路边,叫了一部计程车,拉着她就上车,走在车上,
  卓明又伸手去摸她。因為车上有司机,倩文无法讲话,祗好用手在他的大腿上,捏了一
  下,卓明痛得祗好强忍着。车子风驰电掣的,马上就到了门口,付完车费,卓明慇勤地
  扶着倩文下车。
  倩文道:「这是什麼地方?半夜叁更把我拖到这裡,你一定不存好心。」
  卓明道:「什麼话,我是请你来的嘛!」
  倩文道:「我以為是被坏人绑架来的呢!」
  两人说笑着,卓明便开了大门,进入了自己住的房间裡。
  倩文向四周看了看道:「一这裡就是你一个人住呀?」
  卓明道:「加上你,不就是两个人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是问你,是否一个人住这裡,另外的房子有没有人?」
  卓明道:「这裡狠清静,祗有我一个人。」
  倩文道:「一个人住这麼大的房子,不害怕呀!」
  卓明道:「有呀!我就怕没有小姐陪我,可是今晚我找到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真的那麼有信心?」
  卓明道:「祗要你不拖后褪,我是绝对有信心。」
  倩文笑了笑,也没有说什麼,卓明又要抱她,但是她用巧妙的方式,就避开了。
  卓明道:「怎麼这样嘛?这裡又没有人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知道,你的意思軾是要找没人的地方欺侮我。」
  卓明道:「你知道就好了,何必要躲我呢!」
  情文道:「你是主人,应该尊重客人。」
  卓明不管许多了,一抱就抱住了她。倩文也再没有拒绝,同时也倒在卓明身上。
  卓明一面吻!一面在她身上抚摸。
  倩文口中说道:「不要这样,不要嘛!」可是身体紧紧的贴在卓明身上。卓明慢慢
  的将她的上衣解开了,又狠巧妙的,把她的上衣脱下来。
  倩文道:「哎呀!怎麼脱人家的衣服呀!这样不好嘛!但她一说完,乳罩也被解下
  来了。倩文急急用手遮住了胸脯,卓明趁机,仔细的欣赏她的胸脯,雪白的嫩肉,丰满
  而富弹性。乳峰像一个红樱桃似的,红嫩欲滴,真是美得不能再美了。
  卓明道:「好漂亮的胸脯。」
  卓明用手捧着倩文的胸脯,轻吻着。倩文被舐弄得全身都在发抖了,卓明吻了一会
  儿,就伸手解下她的牛仔裤。
  倩文道:「哎呀!不行啊!你怎麼一点也不客气?」
  她边说边按着裤子。可是已经被脱下来了,好妙呀!原来倩文裡面没穿内裤,长裤
  一脱,现出了全部真实情况。细细的腰濛,圆阔的臀部,一双均称的大腿,生得细白滑
  润。卓明看到了也摸到了,心裡高兴得要发狂了,赶紧把自己的衣裤也脱个精光。卓明
  吻着倩文,倩文也半闭着眼睛,伸手去抚摸卓明。
  倩文一摸,就翻着大眼睛道:「我的天,怎麼这麼大的东西,我从来没见到过。」
  卓明笑道:「试试吧!会令到你舒服得上天的。」
  倩文道:「不要!会弄死人的,这麼大的东西。」
  卓明道:「这又不是假的,货真 寅,包你满意。」
  倩文道:「不要!你自己夸大,我也不喜欢。」
  卓明道:「不喜欢就算了,我来穿上裤子好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等一下,别那麼小气嘛!让我试试也好,行了再说。」
  倩文身子就住床上一倒,卓明就跟着倒在床上。两人在床上,互相的揉摸,倩文被
  弄得忍不住了。她说道:「卓明,你到底玩过几个女人了?」
  卓明道:「狠少,都找不到。」
  倩文道:「现在我不是被你找到了?」
  卓明道:「你现在摸得真好,我要忍不住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也一样呀!」
  卓明道:「我们两个来干一次,看好不好玩!」
  倩文道:「你要轻些才行?那麼大会痛死人的。」
  卓明道:「我的经验不多,但你可以教我呀!」
  倩文道:「我是有玩过几次,可是他们那东西狠小,满好玩的,可是你的这麼长,
  好怕人哦!」
  卓明道:「既然上床了,好歹也要试一试呀!」
  倩文道:「试就试吗?你现在逗得人家难过死了。」
  卓明翻身骑到她身上。
  倩文道:「轻一点。」
  卓明便将身体向前进攻。
  情文道:「哎呀!好痛!」
  卓明再度前进。
  倩文把嘴张得好大。并且叫道:「哎呀!不得了,弄死我了!」
  卓明道:「才祗是出了一点点力呢。」
  倩文娇喘着说道:「慢慢来,不要紧,一点点前进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我要再来了。」
  倩文道:囿等一下嘛,我会死的,先停停嘛!」
  卓明见她痛,不敢再进攻。就一面吻,一面捏捏她的胸脯。倩文这时火辣辣的阴道
  紧紧的夹住男人进入了一半的肉棒,连自己的臀部,也不敢动。恐怕一动,就更痛了。
  这样等了有好几分鐘。卓明终於忍不住了,他又开始顶进去。倩文一面叫,一面又
  觉得狠舒服,所以也就不太拒绝他的攻势了。卓明动了狠久,终於彻底地成功了。
  倩文的阴道完全吞下卓明粗硬的大肉棒,她感到非常的充实和满足。就说道:「死
  鬼,弄死人了,都快出不了气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都成功了,要再动吗?」
  倩文道:「等一下嘛,现在再动会死人的。」
  卓明就轻轻的摇着臀部。倩文道:「你摇什麼嘛?摇得我好痒。」
  卓明道:「就是要你痒,才好玩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坏死啦。」
  卓明一下一下地动着,令倩文又是喘,又是叫的。卓明开始一下一下很很的干着,
  倩文这时已经有好多淫水分泌,也不再叫痛了。祗是说道:「唉呀!好舒服哦!」
  卓明又继续抽动,连续的、重重的、很很的干起来,弄得倩文颤抖起来,在她如痴
  如醉的时候,一度热流从卓明处传到倩文身上。然后卓明就伏在她的身上,紧紧地抱着
  她的肉体,倩文的人像死了一样,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裡。
  睡了一会儿,卓明又开始动了起来,情文慢慢喘了一口气。渐渐的才醒过来,感到
  卓明又在推动了,也觉得痒痒的味道。卓明用起功夫来,就连连的进攻。这时倩文的媚
  态尽现,卓明令倩文舒服得身子也摇动了。
  倩文道:「儘管来吧!好美!舒服死了,我要上天了!好舒服呀!」
  倩文娇喘嘘嘘的大浪着,卓明的背上也跟着酥酥麻麻了。
  倩文突然又叫道:「哎呀!美死我了,你好会玩呀!弄得我死去活来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你舒服吗?」
  倩文道:「你刚才的精液在裡面润滑,好美呀,我喜欢你。」
  卓明道:「你以前有这麼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哎呀!不要问嘛,怪不好意思的,以前都是胡来,恨本没有这麼舒服。
  那你又有什麼经验?你也告诉我呀!」
  卓明道:「说实在的,以前都是偷偷摸摸的,一点也不痛决,跟你是最舒服的一次
  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才不信。」
  卓明道:「骗你干嘛?以前有试过五六个,但一点味道也没有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跟我还满意吗?」
  卓明道:「当然满意了,你是令我感到最快乐的小姐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这裡有地方洗澡吗?」
  卓明道:「你别小看人好吗?洗澡间总是有的。」
  两人一块洗好之后,又上床睡了。
  卓明道:「你不回去没关係吧!」
  倩文道:「我一个人想怎样就怎样,没人管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好,你搬来和我一块住好了,有 要时,也较方便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别说得那样轻易,想要我的男人多的是,可是我看不上眼。」
  卓明道:「我也想这麼美的小姐没人追,谁会相信?」
  倩文道:「今天第一次遇到你,就与你一起了,这大概是缘份吧!」
  卓明道:「看电影时我就想抱你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那你為什麼不抱呢?」
  卓明道:「怕你大叫起来,我就完了!」
  倩文道:「我告诉你,我才不敢叫哩!喂!你什麼时侯还去爬山呢?」
  卓明道:「有了你我就不想动了,如果你有兴趣,我们两人一起去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才不要哩,以前我就是為了爬山才跟男人干这事。」
  卓明道:「在山上打野战。」
  倩文道:「是呀!爬了五次山,干了五次,腰软背痛的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真好,男朋友把你抱下山是吗?」
  倩文道:「我也不是那麼没用,不过狠苦是真的,所以现在没兴趣了。」
  这一夜,两人甜得跟蜜糖一样,一夜干了四次,天快亮时,俩人才睡下了。
  文龙和卓明分开后,已经有十多天没见面了。卓明在这些日子裡,迷恋着倩文,两
  人跟新婚一样,一会儿也分不开。
  这一天上午,文龙来找卓明,到了卓明住处,按了狠久的门铃,卓明才披着外衣,
  走了出来,开门一看,原来是文龙。
  卓明道:「原来是你,狠久没见了。」
  文龙道:「我以為你又爬山去了,所以来看看你。」
  卓明道:「这几天也算是在登山。」
  文龙道:「登什麼山?」
  卓明道:「玉女峰是人间的妙景。」
  说得文龙答不出话来。
  卓明道:「到房裡来,慢慢的谈。」
  文龙以為卓明这是跟往日一样,就低着头,一直朝房裡走去。刚进来,抬头一看,
  文龙就「唉呀」一声,急忙退了出来,原来倩文赤裸着全身,睡在床上,脸朝外,一对
  诱人的胸脯全看到了。
  文龙道:「卓明你怎麼了?有女朋友也不讲一下,害我撞进房去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有什麼关係呀!」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。」
  文龙道:「不能这麼讲嘛!总要分清一点才好。」
  这时文龙听到一阵娇滴滴的声音道:「卓明,是谁啊?怎麼不告诉我?」
  卓明道:「是一位老朋友,你快起来吧!」
  文龙问道:「卓明,这位小姐是谁呀?」
  卓明笑道:「是一段奇遇。」
  文龙道:「能不能讲讲看。」
  卓明道:「她马上要出来了,等下有空跟你谈谈好了。」
  这时,房裡走出了一个美丽的女郎,穿了一件露背装,一条热裤,全身的曲线都暴
  露了出来,她拖着一双拖鞋,就走到卓明的身边,半靠在卓明的身上,那一股诱人的骚
  劲真够瞧了。文龙被这喷火女郎迷住了,看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  卓明道:「文龙,我介绍一下,这位是倩文小姐。」
  又对倩文道:「这是我好友,文龙先生。」
  倩文点头笑道:「请坐嘛,程先生。」
  文龙连忙道:「你请坐,倩文小姐。」
  倩文见文龙看自己看得呆了,心想这个可能也是一个色鬼,又见文龙高高的身材,
  有力的双臂,配上英俊的脸,长得挺顺眼的,就是那付看女人的样子,也叫人发笑。
  卓明也发现文龙有点不对劲,就大声道:「文龙,你怎麼了?想把她吃下去呀!」
  文龙的脸一红,笑道:「没有呀!我觉得她好漂亮,就多看了一眼。」
  卓明道:「既然好看,你就多看看吧,没关係的。」
  倩文就打卓明一下道:「去你的,让他看,看上怎麼办?」
  文龙忙道:「不敢!不敢!」
  卓明道:「会不会是你的事,她跟我认识也没几天就成好友了。」
  倩文这时发觉文龙嘴裡在说话,可是两支眼睛,还是死死的直视着自己的大腿和胸
  部。看得她有些忍不下去了,就对卓明道:「你们坐一下,我回去一下马上回来,谁都
  不准离开,一定要等我。」
  卓明道:「回去干什麼?在这裡聊天多好。」
  倩文附着卓明耳边道:「我去穿一件长点的衣服,你没看见,文龙看我看的像要吃
  人一样,真是好怕人。」
  卓明笑笑道:「快回来,我们等你。」
  倩文一走,房裡的空气就变了。
  文龙道:「几天不见,老兄原来在过温柔的日子,比爬山痛快多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这是奇遇,来得狠快。」
  文龙道:「讲讲认识的经过,让我来学习一下。」
  卓明就把经过及如何弄到手的经过,讲了一遍。
  文龙道:「怎麼你老会 到好事,我一次也没甜到。」
  卓明道:「这叫做把握机会。」
  文龙道:「倩文去那裡了,会不会回来?」
  卓明道:「你放心,她一定会回来的,现在去换衣服,她说你老看她的腿,看得她
  狠不好意思。」
  文龙脸红红的道:「你吃醋了?」
  卓明道:「什麼话?她又不是我的什麼人,我跟她在一块是彼此 要,玩玩的事就
  不能认真,所以你觉得女人陪过你,就是你的,这是天大的错误,如果她对你有意思,
  我绝不会吃醋,大家都是玩玩而已。」
  文龙道:「你这样,我真有点不好意思。」
  卓明道:「為什麼?是不是觉得她不够性感。」
  文龙道:「说老实话,你对她是不是认真?」
  卓明道:「我何必自寻烦恼。」
  经过了交谈之后,文龙已经瞭解卓明对倩文,不过是抱着玩玩的心理,倩文也不过
  是找刺激罢了,於是文龙的态度也有了转变。
  过了一会儿,倩文又回来了,并且带了一位小姐来。
  卓明道:「欢迎!欢迎!这位小姐是谁呢?」
  倩文道:「我的朋友,姚美莉。」
  文龙笑道:「真是一双玉人儿,都那麼漂亮,看得我心发慌。」
  倩文道:「那你也请你的女朋友来这裡。」
  文龙道:「如果有的话早就带来了!」
  美莉道:「不要客气了,先生一表人才,怎麼会没女朋友呀!」
  卓明道:「就把美莉介绍给文龙好吗?倩文,这要你帮忙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人在这裡,还要我帮什麼忙?要我送上床呀?」
  美莉红着脸道:「死倩文,你讲什麼嘛!」说得大家笑起来了。
  倩文换了一件洋装,显得更加美了。美莉穿了件衬衫和迷你裙,一双王腿裸露在外
  面,身材比倩文高,胸大臀肥,把文龙也看呆了。
  倩文笑道:「文龙,美莉被你看得快化掉了。」美莉脸一红,头低了下来。
  文龙也打趣道:「她有穿衣服,没有你刚才那麼好看,尤其你裸体躺在卓明床上,
  让人看了就想入非非。」
  倩文道:「死不要脸,偷看人家。」
  文龙道:「我没偷看,祗看一眼就走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卓明,我们走,让文龙看美莉的裸体好了!」
  美莉道:「死倩文,我又没惹你,怎麼讲到我头上来了?」
  卓明笑道:「这叫好人难做。」
  文龙道:「你跟倩文都是好人,好得不能再好了。」
  卓明被倩文拉进房去了。现在客厅中剩下美莉和文龙了。
  美莉道:「这两个怎麼把客人留在客厅,自己却入房去了!」
  文龙道:「这大概是帮找们製造几会吧!」
  美莉的脸一红说道:「製造什麼机会?说得怪丢人的。」
  文龙坐在她身边,握住她的手道:「美莉小姐的手,好细嫩呀!」
  美莉低着头道:「不要这样嘛,会被倩文他们看到的。」
  文龙道:「他们恐怕已经上床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你怎麼知道,专想些不好的事。」
  文龙道:「怎麼不好,男女间就是这些好事,想也想得到的。」
  美莉道:「我才不会相信这些呢!」
  文龙道:「我们打赌吧!输的任罚!」
  美莉道:「赌就赌,怕你吗?」
  这时屋裡传出了嘻笑声,就听到倩文叫道:「死鬼,弄得人家好痒!」
  美莉听了脸更红了。文龙走到房门由门缝中向裡看去,卓明和倩文两人都脱得光光
  的。倩文躺在床上、卓明站在床前,俯下身去吻着倩文的胸脯。倩文抚摸看卓明,一面
  抚摸,一面在笑。
  文龙看了慾火上升,用手招一招美莉道:「快过来,看他们在干什麼?」
  美莉道:「不要嘛,看了会难过。」
  文龙走了过去,把她拉了过来,美莉向门缝裡一看,脸红得更厉害了。
  文龙道:「好看吗?」
  美莉道:「这两个怎麼这样?好噁心!」
  文龙道:「倩文的身体好美。」
  美莉道:「去你的。」
  文龙:「让我看看你的好吗?」
  美莉道:「你这人怎麼这样,才认识就说这话。」
  文龙道:「一次生,二次熟,再一次就是老朋友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你好口甜舌滑呀!」
  文龙道:「我们刚才打过赌的,输的任罚嘛!」
  说着,不管她如何,就上前抱住了她。
  美莉也没有怎麼拒绝他,她祗是半推半就的。文龙就摸起她的胸脯来了。
  美莉道:「轻一点捏嘛,会痛的。」
  文龙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裡面去了。美莉闭上眼睛,享受着抚摸的滋味。文龙拿着她
  的手,就往自己下面放。
  美莉的手刚一触到。就问道:「是什麼东西,硬硬的?」
  文龙道:「你摸摸就知道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我不要摸,怪怕人的,一定不是好东西!」
  文龙道:「我们到沙发上去吧!」
  美莉道:「你先不要动我,我们一 去看看他们现在干些什麼?」
  说着,两人再往门缝中看去,祗见倩文用手抚着卓明的身躯,倩文张大了嘴巴,瞇
  着眼睛,卓明也抚摸着倩文的胸脯,用手揉弄着,再慢慢的把下体向前推进。
  美莉道:「他们在干了!」
  文龙道:「看得我也痒得要命。」
  美莉道:「就是嘛,我裤子也湿了!」
  文龙抱起美莉就往沙发上放,急忙把美莉的衣服脱了下来,美莉一点抵抗力也没有
  了,她让文龙脱得光光的。文龙自己也脱光了衣服,那宝贝儿猛的跳了出来。
  美莉道:「卓明的宝贝好大呀!」
  文龙道:「你看我的,会比他大吗?」
  美莉看了看,笑道:「今天看到的两个男人,东西都这麼大。」
  文龙道:「我们俩个谁大?」
  美莉道:「不知道,不过看起来,你比他的要大一点。」
  文龙道:「我们也来干一次好吗?」
  美莉道:「这裡怎麼可以,没有床怎麼做?」
  文龙道:「就在沙发上吧!」
  美莉道:「沙发上不方便。」
  文龙道:「方便不方便,试试就知道了。」
  说着,就把她抱到一个单人沙发上去。
  美莉道:「这个小沙发怎麼做呢?」
  文龙叫美莉坐到沙发的扶手上,然后扶着美莉的上身,让美莉往后面倒下去,美莉
  照着他的话去做,正好美莉的肩膀,睡在沙发另一扶手上,一脚翘在沙发的靠背上,另
  一脚放在一个小桌子上,这样美莉的两腿就分开,仰卧下来。
  美莉道:「这样我的腰用不上力。」
  文龙道:「有我抱着就可以了!」
  文龙伸手在美莉的身体上摸了几下,再用手抱着她的纤腰,看準了,便乘势进攻。
  美莉吞了吞口水道:「哎呀!轻点嘛,人家好久没有试过了,会痛的。」
  文龙慢慢的动着,先是一下一下的慢慢抽动,过了一会之后,又用力推进,美莉被
  弄得喘也不是,叫也不是的,美莉想要摇摆一下臀部,又怕摔了下来,祗好拚命忍着。
  文龙愈来愈快,愈来愈用力。美莉叫道:「哎呀!又痛又痒又舒服!」
  文龙拚命地狂攻。美莉也叫道:「好!好爽哦!不要停呀!」
  文龙又用力的狂攻了一会,美莉舒服得抱紧了他打了一个冷颤。
  文龙道:「你洩了?」
  美莉道:「是啊!我好累!」
  文龙道:「怎麼这麼快?」
  美莉道:「都怪你,把我放到这上面去。」
  他们正讲着,背后有人笑道:「好呀!你们做的好事,在沙发上就干。」
  文龙和美莉一看,原来是倩文同卓明俩个人,不知什麼时侯已站在后面,美莉羞得
  满面通红,急着找衣服,倩文就把美莉拉了起来。
  卓明道:「你们俩个真会选地方。」
  文龙道:「你还好意思说,你们自己进房裡去,把我们丢下不管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们要是管了,你们还做不到好事呢!」
  美莉道:「死倩文,都是你做的好事,要不我们也不会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谁叫你去偷看,明明知道是那事看不得的。」
  卓明道:「美莉小姐,现在可以把裤子穿上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文龙,我的裤子呢?」
  倩文道:「他怎麼知道你的裤子呢?」
  美莉道:「是他帮我脱的嘛!」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  文龙和美莉把衣服穿好之后,四个人又聊起来了。眾人嘻嘻哈哈的笑闹了一阵子。
  卓明提议一起去吃饭,倩文跟美莉都反对。
  倩文道:「我才不要,累得半死还跟你们满街跑。
  美莉道:「我愿意饿肚子,也不愿意出去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吃饭的事要怎麼办?」
  文龙道:「你去买些东西来,随便吃吃算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你是主人该你去,你买什麼就吃什麼。」
  卓明道:「好!好!我去。」
  卓明说着,就一个人出去了。客厅祗有倩文、美莉和文龙叁人。
  美莉又对倩文道:「卓明那东西好大,弄了半天你不累呀?」
  倩文道:「文龙的也不小,刚才看到好长呀!」
  文龙道:「你们小姐在一起,就喜欢论长论短的。」
  倩文道:「怕什麼,哪个不喜欢东西大点的!」
  美莉道:「他们两个都差不多,文龙的好像长点。」
  倩文道:「真的吗,文龙,让我再看看好吗?」
  文龙道:「看倒是可以,不过我怕让卓明知道了会生气的。」
  倩文道:「怕什麼?我又不是他太太。」
  文龙為了要表示自己的东西大,就当着倩文和美莉面前,给她们看个清楚。
  倩文看了道:「是啊!好长,要比卓明的长,不过卓明的比他粗了点。」
  美莉道:「他的真使人要上天。」
  文龙道:「倩文,我们也来一次好吗?」
  倩文道:「你不怕美莉吃醋?」
  美莉道:「你们想的真好,我不愿意。」
  倩文道:「你不愿意,我用人跟你换。」
  美莉道:「换那一个?」
  倩文道:「卓明呀。」
  文龙道:「还是等他回来,商议之后再说。」
  美莉道:「在这裡也不行,又没地方好睡,我看还是另找地方。」
  倩文道:「小姐,你仔细看看,这裡有好几个房间哩!」
  文龙道:「我知道,可是门锁着呀!」
  倩文道:「不会叫卓明开呀!」
  这时,卓明买了一大堆吃的回来了。一进门,就见他们叁个坐在一块。
  卓明道:「好呀!叫我买吃的,你们两个小姐祗要文龙一人了!」
  倩文笑着说道:「文龙愿意换人,把美莉给你好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我不要,我怕吃不消。」
  倩文道:「不会的,我都行,你试过就知道了。」
  美莉道:「地点不好嘛,又不是在床上。」
  卓明道:「要什麼床,站着也可以呀!」
  说得其餘叁人都怪怪的,看着卓明。
  卓明道:「你们不相信?」
  美莉道:「相信不相信,祗有倩文知道。」
  倩文道:「我跟他可没有试过。」
  美莉道:「现在不讲了,吃完先睡一下,然后再玩。」
  四个人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东西,卓明又打开了一个房间,倩文和美莉两人睡在一个
  房间。
  文龙道:「不要分开嘛,我跟美莉一块,你跟倩文好了。」
  倩文道:「现在是休息,谁也不能反对,男人跟男人,女人和女人一起。才能真正
  的睡好觉。」
  卓明道:「这多不方便。」
  文龙道:「就是嘛!」
  倩文和美莉跑进房间裡,把门锁上了,文龙祗好和卓明睡在一起,因為刚才肉战,
  大家都累了,各人一下子都睡着了。
  倩文和美莉首先醒来,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,倩文和美莉起来后,就一起洗了个
  澡,身上酒了些香水后,才一起出来,来到了客厅。
  卓明和文龙睡得甜甜的,还没醒来。倩文和美莉一同来到了他们房间,看他们还在
  睡,就轻轻的把他们推醒。
  倩文道:「要睡到什麼时候,这麼晚了,我和美莉可要走了。」
  卓明忙坐起来道:「你讲什麼?你们要走?」
  美莉道:「你们在睡觉,我们在这干什麼?」
  文龙道:「是不是有男朋友在等呢?」
  倩文道:「有人在等我们,我们早就走了。」
  卓明道:「不要走嘛,我们就来陪陪你们。」
  文龙道:「哗!你们好香呀!」
  倩文道:「你要不要好好闻闻。」
  文龙道:「当然要。」
  倩文就向床边坐了下来,上半身俯在文龙的身上。
  卓明道:「你是怎麼了?当着丈夫面,就偷男人。」
  倩文道:「死不要脸,你是谁的丈夫?还好意思讲,自己找一顶绿帽子戴。」
  讲的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  卓明道:「算你很,美莉,我们也来亲热一下。」
  说着,就把美莉抱在怀裡。
  美莉红着脸道:「你老实点好吗?这麼多人也敢搂搂抱抱?」
  卓明道:「你看他们多大方。」
  美莉道:「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。」
  卓明道:「你大概是性冷感。」
  美莉道:「我要是热起来,你会化掉。」
  卓明道:「那你就把我化掉好啦!」
  美莉道:「我现在没兴趣。」
  卓明正在跟美莉讲话时,在床上的倩文,不知是什麼时候,已经把上身的衣服脱了
  下来了。文龙正伏在倩文的胸脯上,狠得意的吻着。
  卓明和文龙在睡的时候,都祗穿内裤,上衣都没穿。文龙与倩文两人抱得狠紧。
  美莉一看就叫道:「你们现在干什麼?倩文,你為何将衣服脱了?」
  倩文并不讲话。可是卓明说道:「管他干什麼?我们也来吧。」
  美莉被这种场面,挑逗得也无法忍耐了。於是卓明也把美莉的衣服脱了,美莉祗是
  笑,也没拒绝,卓明也把自己的内裤也脱了,美莉就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  美莉道:囝这裡怎麼行,他们也在呀!」
  说着,美莉要起身,要到另外一个房间去。拿起衣服想要穿上,卓明恐怕她走开,
  狠快的把她抱住了,在美莉的脸上吻了起来。两人都是光着身子搂在一起,全身好像触
  电一样,再分不开了。
  美莉道:「到别的房间去好吗?」
  卓明道:「现在正美的时侯,换地方多扫兴。」
  美莉道:「那也不能给他们看呀!」
  卓明道:「管他们干什麼,我们做我们的。」
  卓明道:「不要在床上,我教你一种力法。」
  卓明站看,叫她抱着他的颈子,面对面的搂着,然后把她的双腿,放在自己手上,
  用力一把就把她抱起来。
  美莉紧紧的抱着他的颈子,感到自己双腿无法落地,就让卓明摆佈一切,卓明知道
  已经对準了,便勇猛的攻进去了。
  美莉道:「怎麼这样也能够,我的天呀!你真会玩。」
  倩文和文龙睡在床上,还在摸弄,听见美莉一叫,两人就抬起头来一 向他们看过
  去。一看之下,两人都赤裸裸的,卓明站在地上,把美莉架得高高的。美莉两条白嫩的
  大腿悬在卓明的腰上,双手紧抱着他的颈子。美莉把头俯在他的肩头上,张着嘴,喘着
  气,两人的下体已经连在一起,轰轰烈烈的干了起来了。
  倩文笑道:「死卓明,他的名堂最多了。」
  倩文说完,也不再理会他们,继续和文龙做未完的好戏。
  他们四人同在一房中,举行着愈狂的性派对,不断的干,也不断的交换对手。
  年青人,永远是不计后果地尽情享乐,他们也不例外,将心中的慾火,尽量发洩出
  来,使对方满足,也使自己得到快乐。
  他们不停地喘气,不停地呻吟叫嚷,使整个空间都变得春色无边,直至他们真的筋
  疲力尽,再没有力气干下去為止。
  终於,四个赤裸裸的身躯,也累得互相搂成一团入睡了。